专家观点|刘江:我国农村快递发展现状及对策




  一、系列利好政策出台实施,优化了快递下乡的发展环境。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关系到我国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全局。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例如供求结构不匹配、市场竞争能力不高、对市场需求反应滞后等。快递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流通方式转型、促进消费升级的现代化先导性产业,在推动农民增收、繁荣农村经济和助力乡村振兴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国家也愈发重视农村快递的发展,2018年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先后发布《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 年)》《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推进“快递下乡”工程和邮政及各类企业把服务网点延伸到乡村,推动邮政与快递、交通运输企业在农村地区扩展合作范围、合作领域和服务内容。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提出要“优化农村快递资源配置,健全以县级物流配送中心、乡镇配送节点、村级公共服务点为支撑的农村配送网络。”各地陆续出台了配套措施,在快递下乡、农村电商、交快协同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和资金补贴,农村快递发展迎来政策红利集中释放期。

  二、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稳步提升,为快递下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9年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778元,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增速快于城镇居民0.9个百分点。我国农村居民收入增速自2010年首次超过城镇以来,已经连续9年高于城镇,城乡居民收入比自2010年的3.2:1变成2019年上半年的2.7:1,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随着农村居民收入的持续快速增长和消费基础设施的完善,农村消费潜力逐步释放。2019年上半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6310元,同比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4%,增速比城镇快2.3个百分点。通过城乡收入与支出对比来看,城乡消费增速差明显大于城乡收入增速差,这意味着城乡消费差距改善幅度大于收入差距改善幅度,农村消费潜力加速释放。

  农村地区消费基础环境持续改善,消费从线下走向线上消费的比例逐步提升。首先,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进一步普及,到2018年底,农村网民规模达2.2亿人,占整体网民的比例为26.7%,较上年底增长6.2%。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38.4%,较上年底提升3个百分点[3],五年时间互联网普及率提高10多个百分点。手机更新换代速度加快,农村智能手机比例明显提升。其次,农村电子商务的兴起特别是社交电商的爆发,加速了线上消费对线下消费的替代比例。通过农村电商,农村消费者同样的价格可以购买到与城市同质的产品,农村消费已经从以前的“有没有”向现在的“好不好”转变,部分农村消费者消费从满足基本需求向享乐型消费升级,农村消费的结构优化。最后,邮政在乡和快递下乡畅通了城乡双向流通渠道,把农村巨大的需求潜力转化为现实消费。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增长为快递下沉奠定了经济基础。有了市场需求,有消费环境优化带来信息流和资金流的自由流动,快递渠道再实现了信息流、资金流、实物流三流合一,就打通了农村消费的“任督二脉”。

  三、多方联动共推快递下乡,助力乡村振兴成效显著。

  为加快农村快递发展,2014年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快递向西向下向外“三向”发展思路,提出实施“快递下乡”工程。“快递下乡”工程一经提出便得到快递企业积极响应与参与,快递网点乡镇覆盖率从2014年的不到50%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5.2%,提升了近一倍,20多个省(区、市)实现乡镇快递网点全覆盖。全国4.2万个乡镇中,仅有不到2000个乡镇没有覆盖,全国99%以上的人们足不出乡就可便捷使用快递服务。部分地区由快递下乡向快递进村延伸,服务网络进一步下沉。农村快递网络覆盖的广度和深度稳步提升,真正实现了普惠发展。

  快递服务网络的下沉,快递业在助力农村发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精准扶贫方面作用日益凸显,服务乡村振兴成效显著。快递服务网络下沉推动了地方特色农副产品上行,农村从过去的派送快递为主向揽收派送并重转变,揽收业务增速超过派送业务的增速,揽收派送比趋于均衡。快递企业以驻村设点、集中收寄、直配专线、融合发展以及供应链等五大服务模式为主,部分企业从寄递端向销售端和生产端延伸,发展产销运的产业链式经营的订单农业,实现从田间到舌尖的无缝衔接,服务定制化能力更强。涌现出柳州螺蛳粉、宝鸡猕猴桃、攀枝花芒果、砀山酥梨、梅州金柚、黄冈蕲艾等年业务量超千万件的“快递+”金牌农业项目20多个。2019年上半年,农村地区共揽投快递量超过55亿件,支撑农产品网络零售额1873.6亿元,同比增长25.3%。产业扶贫力度不断加大,“寄递+电商+农特产品+农户”脱贫模式作用明显。2019年上半年,快递企业从打造“一市一品”向“一县一品”“一乡一品”迈进,与地方经济融合更加紧密。邮政企业采取交邮合作、定点帮扶、农品展销、打通销路等方式,共选育700余个精品农产品项目,配送农特产品进城19.7万吨,惠及335个国家级贫困县4.3万户贫困家庭,平均为每户贫困户增收近2000元。农村快递发展推动农村消费升级。农村电商和快递的增速是农村消费增速的2倍多,线上对线下的替代比例提升。农村消费从过去的集市购买转向网络购物,从无品牌向小品牌、向知名品牌演进,且寄往农村快递的产品中,家电类和化妆品类等升级类产品增长迅猛,农村消费升级的步伐加快。

  四、正视快递网络下沉面临的痛点和难点,寻求公平效益最大公约数。

  农村快递发展惠及千家万户,是农民生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本需求之一,从这个意义上看,农村快递已经具备准公共产品的属性,追求的更大公平。快递市场是完成竞争市场,企业发展的目的是盈利,追求的是效益更大。农村快递发展效率和公平之间不完全一致,导致农村快递网络下沉推进和农村快递网点持续运营存在一些痛点和难点,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件难送、效益差和不可持续。乡镇快递大多以自取为主,很多农村距乡镇十多里,很多农村居民需要到乡镇网点进行取件。农村特别是西部的农村地广人稀,有的乡镇距县城都是几十里,运输成本较高。农村居民向城市流动的比例增加,单个乡镇件量规模较小,很多网点收益尚不能覆盖运营成本,且短期内难以盈利,为网络持续运营提出了挑战。但是,效率和公平并非对立关系,在两者之间可以实现一种动态的均衡。各地政府重视农村快递发展,纷纷出台政策优化快递发展环境,包括给农村快递网点提供免费场地、对地方特色农产品上行提供运费补贴、对农村电商快递协同发展进行税费减免等,减轻农村快递运营成本。各地加强快递、邮政、供销、交通等资源的整合,通过共建网络共同配送模式提高整个流通渠道运行效率。

  五、多措并举破解快递下沉难题,建成高水平的城乡配送体系。

  快递网络下沉便民利商,既是民生工程又是发展工程,对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意义重大。一方面,可以加强农村各种资源的整合。可以发挥邮政在乡优势推动快递进村,开放末端服务网络,结合遍布城乡的邮政局所、邮乐购站点、便民服务站开展快件代投。可以利用交通下乡发展共同运输,试点推广农村班车代运快件,节省运输成本。结合供销、商超等资源在寄递渠道上叠加商业服务,发展共同配送业务。快递企业间、快递企业与第三方企业可以通过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开展共同投递,提高投递效率。另一方面,可以加大对农村快递发展的资金支持。快递企业总部应加大对农村快递的派费支持,加强对农村快递网点的培训和技术支持,结合本地特色产业拓展寄递业务。各地加快落实行业减税降费政策,积极争取地方专项资金支持,减轻农村快递运营成本。网络下沉是大势所趋,农村快递是我国快递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农村快递发展既面临着大好机遇也面临着一些挑战,总体来看,机遇大于挑战。农村快递发展使命光荣,潜力巨大,空间广阔。

  注释:

  [1]城乡收入数据均为剔除扣除了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速,来源为国家统计局。

  [2]城乡支出数据均为剔除扣除了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速,来源为国家统计局。[3]数据来自《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4]数据来源:商务部。







服务热线

400-920-4233

顾问微信

微信号、快递管理软件,配送软件

keywords:火云 火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