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公里”,丰巢被“围剿”快递柜收费模式陷被动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丰巢科刚通过并购主要竞争对手而“雄霸”智能快递柜的“天下”,“王位”尚未坐热便因为强硬推行新会员制度而陷入到一场可能影响到未来走向的舆论危机中。

       丰巢科技4月底发布公告宣布其智能柜免费寄存时间调整为12小时,超出则将向用户收取滞留费用,同时还推出新的会员政策,如果用户成为付费会员可以在一周内免费不限次数使用智能柜服务。

       由于会员制和并购相隔不久,因此在外界看来此举更像是一场“夺了江山便开始征收苛捐杂税”的戏码,因此反抗的声浪从此前“包邮区”的部分小区抵制并停用快递柜的行为迅速发酵成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问题。


没有回头路的境地

       这已经不是丰巢科技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大阵仗”,2017年因为与阿里巴巴旗下菜鸟网络互断接口事件中,丰巢科技和“大哥”顺丰控股同时下场与菜鸟网络及其身后的阿里巴巴正面对抗,同时业内诸多快递电商乃至生活服务企业纷纷站队,如果不是国家邮政局介入调解,“江湖”似在彼时就已经决裂。

        然而三年之后卷土重来,丰巢科技的“武器”不再是信息安全,直面的对手也不再是人们口中的“资本大鳄”,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成为行业绝对的控制者,需要面对的则是赖以生存的用户。

实际上,在强硬回击杭州某小区物业,并表示要追索快递柜被停用的损失之后,丰巢科技就已经将自己置于了一个没有回头路的境地。

       “这涉及到三方不同的诉求,首先从用户角度当然希望服务完善的同时不要增加自己的成本,从丰巢的角度看则是希望用户尽可能多频次的使用自己的产品,而不是每次用都长时间占用资源,对小区物业来说快递柜可以带来一部分进场费收入并降低一些工作量,但相比之下物业运营的根基还是业主,”一位从事小区物业管理的人士在5月10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所以虽然平时物业和业主经常是互相看不惯,但在这件事上利益是高度统一的,联合起来打丰巢也很正常。”

       在丰巢科技看来,其收费的初衷是为了提升快递柜使用率,这样可以“方便快递员为收件用户提供更多高效的服务”。并且在受到质疑之后随即又推出了早取件赢红包的服务来强化在这一问题上的姿态。

       但在一些用户看来,这次矛盾激化更多其实是因为人们对快递员此前在使用快递柜的方式上长期积攒不满的一种回击。

       一位现居北京、长期网购因此也是重度快递业务使用者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网购需要面对各种不同快递公司派件,这么多年使用体验总结,顺丰和京东派件前会电话或者短信通知,手机客户端还可以实时跟踪进度,如果不方便收件基本都可以商量另找时间派送,但相比之下其他的快递企业表现就非常不稳定,不打招呼直接放在快递柜的、直接扔在家门口然后发个短信告知。“正常情况应该是先送到家,如果家里没人再让客户选择哪种方式更好,有些小区安全性比较高的直接放在家门口,客户同意可以放快递柜,或者有些小区还可以物业或是小超市代收之类的。现在大家不满主要是因为很多快递员图省事儿直接就把快件扔到快递柜,自己还是接到短信通知才知道,也正是因为对这种行为不满所以导致对于使用快递柜这件事都有所抵触。”


是否会让步?

       智能快递柜进入国内市场近十年,从此前丰巢科技披露的数据看来,目前只有10%的快件会被通过快递柜投递,与此期间快递行业业务量的发展速度非常不匹配。

       一位国内民营快递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至少目前看来快递业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在中国最好的解决方案仍然是通过传统递送方式,而不是新技术,至少在客户还没有改变‘高速低价’这种需求的思维模式下无法实现。”而“丰巢乃至整个行业目前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上所面临的问题是即使有额外收费也不一定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如果是只凭借市场份额的优势来强推,行业管理部门恐怕也不会坐视不理。”

       实际上,最近几天快递柜风波所涉及到的两地上海和浙江的邮政管理局先后都出面表态,要求企业在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前必须“履行告知义务,征得收件人同意后方能放置在智能快件箱中。”

      浙江省邮政管理局明确表示:对于经两次投递后仍不能妥投,需放置在智能快件箱的快件,也需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的,应予以退件处理。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则强调,消费者在选择快件入快递柜或者送货上楼时,是有相应法律法规作为依据的。《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因此,快件投递应当按照面单上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进行投递,或者与用户协商后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或者收件人。

      “虽然国家邮政局目前还没就此表态,但从此前历次行业风波的处理方式来看,丰巢科技最终可能必须要让步,比如把免费存放时间延长到24小时或者其他方式,但这次事件对丰巢来说有些得不偿失,”前述民营快递企业的人士说,“其实从业内来看是理解的,因为凡是涉及利益纷争的事情必然会引发争议,就像快递每次涨价都一片骂声。改变不一定是坏事,但改变的时机或是方式不妥当有可能把好事变坏事。”


赔本赚吆喝的局面

      丰巢科技上线五年,总投资超过五十亿,总亏损超过十亿。按照顺丰集团此前试水多个领域的一贯风格来看可能早就应该被放弃。但丰巢科技却逆市出手豪购,直接把自己从行业领跑者买成了绝对控制者,市场份额近70%。这一方面体现顺丰集团在搭建基础设施平台(比如货运机队、专用机场、自营网点铺设)方面一直以来有长远规划,并不惜成本,这也是其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长期处在效益和口碑双赢局面的关键。另一方面则是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比如老对手菜鸟网络。

       丰巢科技此前在杭州被抵制的时候,菜鸟网络就曾经通过媒体透露其基层网点菜鸟驿站不会跟进,目前菜鸟驿站的政策是快递免费保存五天。作为菜鸟网络的“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推出时曾经高调表示代收件“永不收费”,但即便如此也在此前有消息传出部分网点会擅自收取客户费用。而京东也通过铺设智能柜和建立社区网点、门店等方式向末端渗透,但目前看来人工配送依然是最主流和被接受的配送方式。

        由此可见这类末端配送基础设施至少目前为止很难改变赔本赚吆喝的局面。即便是顺丰控股此前一样在“嘿店”上交了巨额的“学费”。

丰巢智能柜一直以来不仅多次在收费方面进行试探,同时也在利用柜体资源方面做着各种尝试。比如用户可以直接在客户端下单,将自己的祝福、表白甚至追星的内容直接呈现在智能柜屏幕,还可以发布商业广告。同时扩展出了寄存柜功能、B2C在线商城等业务。

        不过从顶着重重压力也要力推新的会员制度来看,这些探索目前还远未到可以收获的阶段,提升智能柜利用率同时培育付费使用的意识可能在一个阶段内还是更为可行的方式。

        按照上海市普陀区中环花苑业主委员会发给丰巢科技公开信中的说法,“丰巢柜分大中小三种格子,分别收0.45元、0.4元和0.35元每单。即使每个格子周转率一天只有一次,单个快递柜80格,取快递员支付费用三档的中间值0.4元/单计算,每天收入至少为36元。也就是说已经投入使用的丰巢柜每天的利润率为240%甚至更多。”丰巢智能柜“已经完全可以自我造血不说,还有大量的柜身贴纸广告、柜机屏幕和手机端的广告收入另计。如果把一台机器当成一个门店的话,目前初步测算是完全自给自足并良性循环了。”









服务热线

400-920-4233

顾问微信

微信号、快递管理软件,配送软件

keywords:火云 火云软件